程迩

挽歌

向歌的葬礼上来了很多人,有他的朋友,有他的学生,更多的是他姐姐的人脉。前两波人都是真心地来吊唁,后者却显然是为了取悦向家的掌权人。

向歌过往是个喜欢清静的人,配上清冷的面容,简直是山顶寒雪做的仙人。最后两年却爱上了喧闹,像是仙人来尘世走了一遭,又匆匆归去。没人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转了性,也不知道在他这短暂的生命里,是否有过那么一个人。

他是个天生的好性子,朋友不多,却都是铁打的真心。听此噩耗,都抛下手中的工作飞奔过来,与好友做最后的告别。只是此刻聚在一起细细点来,才发现少了那么一个人。

向歌交情最久的朋友——周珏,缺席了他的葬礼。

也许是因为实在太忙,也许是因为某个难以言说的理由。

周珏没有来。

 

 记梗!

【许墨】人间灯火

小姑娘是个四川人,特别爱吃辣,也爱带着他一起吃辣。

 

第一次为他做饭时,小姑娘颇豪迈地冲他一挥锅铲:“我做菜可好吃啦!你乖乖坐好等我哦!——不许帮我!”她端着一派大厨风范,说完又是一挥锅铲。锅铲上带着水,不留神溅到了他身上,小姑娘顿时就绷不住了,手忙脚乱地要过来给他擦。人前一贯讲究的他连眉头都没皱,笑意更深。

 

她那时不知从哪里听来一句“要抓住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男人的胃”,便闹着妈妈教自己做菜,生怕哪里来了个会做菜的小妖精,先把他的胃钓走了,再把他的心也勾过去。小姑娘的醋意让他既喜欢又无措——他这样一个人,何德何能,有资格得到她的在意。

 

他的小姑娘是那样优秀的女孩,像是这世间最耀眼的光。而在黑暗里幽居的自己,何其有幸,能与她走到一起。

 

“我怎么会走呢?”他看着女孩在厨房里忙碌的背影,低声笑起来,眼底是缱绻的情意。

 

她开开心心,为了给他做这一席菜,竟用掉了小半瓶辣椒粉。甚至还笑着和他撒娇:“我们应该买些新鲜的辣椒,像回锅肉,还要用泡海椒!辣椒粉不够正宗,回头我再给你做!”

 

“泡海椒”是四川方言,小姑娘在开心时偶尔会冒出几句家乡话来,他看着很是俏皮。

 

他不是很会吃辣,那席菜却吃得很欢。只是小姑娘细心,见他吃完后眼角都泛红了,却还笑得极为开心,自己的眼圈也开始发红。

 

他冲她温柔地笑起来:“很好吃,我很喜欢。“

 

“许墨。”她却突然叫了他的名字,带着微微的哽咽和难得一见的郑重。

 

他一下子怔住。

 

“你根本就不喜欢吃辣。这顿饭你一直吃得很难受。“

 

他慌乱地扯出一个更大的笑容,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女孩突然掉下的眼泪打断。

 

“我知道,我们两个人之间一直都有很多的不同,而你一直都在迁就我。但真的不用。”
    “我也希望你能过得舒心,毫无顾忌,不用委屈自己。”
    “我也想要,我也想要宠宠你。”

 

女孩子在泪里绽放出一个笑容,凑过来轻吻他的眼角。

 

“我很爱你。你要是不喜欢,可以直接和我说。我依旧会很开心。”

 

从此他们去吃的火锅,都从红锅变成了鸳鸯。

 

那一年的中秋节,小姑娘牵着他去看庙会。

 

庙会上人很多,挨挨挤挤的,他生怕把小姑娘弄丢了,便紧紧地攥着她的手。可就算是这样,不过是一个晃神,女孩子便没了踪影。

 

他慌乱地四处寻觅,却始终看不见那个熟悉的单薄背影。他想,她找不到自己,一定会很难过。可他连难过的时间都不敢有,他要找到她。

 

突然听见熟悉的声音,是他的小姑娘,站在灯火阑珊处,冲他笑着闹着。

 

他一下子就笑了,女孩子站的地方光芒十分耀眼,他眼睛像是受不了强光,闪着点点泪光。

 

他看见了人世间最绚丽的灯火。

 

【喻黄】好久不见(上)

【1】
    喻文州独自走在街上,神情难得的有些迷茫。
     这是和黄少天分手的第七年,也是他的生日。少年陪他过完成人礼后提出了分手,理由是知道他不爱自己,不愿强求。
    他还记得少年笑着露出虎牙:“对不起啊班长,这一年你一定很累。”少年向来是多话的,那晚却不愿多言,像是一点都不想再与他交流。“我知道你喜欢安静,留个好印象,我就不吵啦。再见了,喻文州。”
    他抿抿唇严肃的叫出了喻文州的名字,然后转身离开。
    十八岁的喻文州不明白眼前的少年为什么要离开,就像二十五岁的喻文州不明白当时的自己为什么没有追上去一样。
    只是如果能重来一次,他可能也没有勇气追上少年,把他抱进怀里。
        【2】
    他没想过会再遇到黄少天。明明只是想要去以前爱去的茶馆里喝碗热茶,却遇到了他……和一旁的男人。
    喻文州自认这七年变了一番模样,过去的朋友没一个能相信他就是当年清冷傲气的四班班长,黄少天却能一眼认出他,非常自然地叫出他的名字。仿佛两人从未有过逾越的感情,真的只是多年未见的老同学一般。
     “喻文州?好久不见。”
      他听见黄少天清亮的声音,紧了紧围巾想要没有听到的样子往外走。却被黄少天身旁的男人拦了下来:“久仰大名。认识一下,我叫叶修。”
        【3】
     “叶修先生真是年轻有为。文州佩服。”一堆客套话下来,喻文州温温柔柔地恭维了一下叶修。
     一直无话的黄少天却突然插了嘴:“那可不老叶可是除了我黄少天以外最年轻有为的人佩服他的人多了……”他的声音像是突然卡在某个节点,停了下来。“抱歉啊,又吵到你了。”
喻文州无意识地抿了抿唇,脸色竟然有些苍白:“没事,我不在意。”抬眸却看见似笑非笑的叶修和脸色同样不是很好看的黄少天并肩坐在一起,匆匆地站起身来:“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两人也没有挽留,只叫他路上小心。
一向以举止优雅著称的的喻教授,离去的脚步竟然有些跌跌撞撞。黄少天抿抿唇,叶修看着他,依旧是那副似笑非笑的神色。
叶修知道,抿唇,是黄少天在难过时无意识的习惯。
他还知道,喻文州不知何时,也有了这个习惯。

好久不见

     
【1】
      
    喻文州独自走在街上,神情难得的有些迷茫。
     这是和黄少天分手的第七年,也是他的生日。少年陪他过完成人礼后提出了分手,理由是知道他不爱自己,不愿强求。
    他还记得少年笑着露出虎牙:“对不起啊班长,这一年你一定很累。”少年向来是多话的,那晚却不愿多言,像是一点都不想再与他交流。“我知道你喜欢安静,留个好印象,我就不吵啦。再见了,喻文州。”
    他抿抿唇严肃的叫出了喻文州的名字,然后转身离开。
    十八岁的喻文州不明白眼前的少年为什么要离开,就像二十五岁的喻文州不明白当时的自己为什么没有追上去一样。
    只是如果能重来一次,他可能也没有勇气追上少年,把他抱进怀里。
        【2】
    他没想过会再遇到黄少天。明明只是想要去以前爱去的茶馆里喝碗热茶,却遇到了他……和一旁的男人。
    喻文州自认这七年变了一番模样,过去的朋友没一个能相信他就是当年清冷傲气的四班班长,黄少天却能一眼认出他,非常自然地叫出他的名字。仿佛两人从未有过逾越的感情,真的只是多年未见的老同学一般。
     “喻文州?好久不见。”
      他听见黄少天清亮的声音,紧了紧围巾想要没有听到的样子往外走。却被黄少天身旁的男人拦了下来:“久仰大名。认识一下,我叫叶修。”
        【3】
     “叶修先生真是年轻有为。文州佩服。”一堆客套话下来,喻文州温温柔柔地恭维了一下叶修。
     一直无话的黄少天却突然插了嘴:“那可不老叶可是除了我黄少天以外最年轻有为的人佩服他的人多了……”他的声音像是突然卡在某个节点,停了下来。“抱歉啊,又吵到你了。”
      喻文州无意识地抿了抿唇,脸色竟然有些苍白:“没事,我不在意。”抬眸却看见似笑非笑的叶修和脸色同样不是很好看的黄少天并肩坐在一起,匆匆地站起身来:“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两人也没有挽留,只叫他路上小心。
      一向以举止优雅著称的的喻教授,离去的脚步竟然有些跌跌撞撞。黄少天抿抿唇,叶修看着他,依旧是那副似笑非笑的神色。
       叶修知道,抿唇,是黄少天在难过时无意识的习惯。
       他还知道,喻文州不知何时,也有了这个习惯。